Monday, August 3, 2009

马华党选“照妖镜”!

前马华总秘书黄俊杰律师在1990年主持雪州马青与雪州妇女组大会时说过一句名言:马华党选是一面照妖镜!

什么是《照妖镜》?中国古典名著《西游记》记载,孙大圣虽然有“金睛火眼”,但是遇上“妖法高超”的妖怪时,要借助“照妖镜”照出其原形,才能将有关妖怪消灭。《封神榜》二郎神也一样要借助《照妖镜》将《梅山七怪》照出原形,才一一收复。

由此可见,《照妖镜》是一面神奇的镜了,只要经它一照,管你是人、是神、是仙、是鬼、是妖、是怪。。。。都会原形毕露!那么《政治照妖镜》又是什么镜子?那里可以借到?让我们轻轻一照,就将朝野政治人物打出原形、辨忠奸、识好坏?

佛家说“菩提无树,明镜非台,本来无物,不惹尘埃”!其实,我们心里都有一面明镜(照妖镜),只要不当局者迷,只要旁观者清,只要从客观角度来看问题,我们都能够分辨是非黑白、忠奸邪恶!

对华社而言,马华党选是一面“照妖镜”,将马华党内牛、鬼、蛇、神、一一打出原形;问题是马华党员涉足其间,当局者迷,只会盲从“派系”斗争,只求个人“钱途利益”,所以他们的《照妖镜》失灵了,他们“照”不到“妖”,最後自己也变成妖怪的一份子了。

回顾1982年马华“李曾斗争”,曾永森以“华人救星”姿态出现,高喊“宁站着死,不跪着生”口号,挑战原任总会长李三春的领导宝座,曾永森领导B队挑战派,以“正义”者自居,挑战当权的A队李三春领导的“利益集团”;结果,曾氏落败了,“正义”给“利益”淹没了,曾氏先跳槽民政,争夺民政主席失败後又返回马华,从此过着“宁愿跪着生,不愿站着死”的政治生涯,最後代表马华担任国会上议院主席,总算修成正果。

华社心中“照妖镜”一照,曾永森扮演多重介色,每一时段角色不同,照出的“形状”也不同,他打李三春时,是正义使者的崇高形象,跳槽民政时,是变节者“吴三桂”的负面形象,争夺林敬益民政党主席时,是忘恩负义者形象,重新回返马华时,已经没有政治形象可言了,登上国会上议院主席宝座,更让他“不择手段、只为当官”的原形毕露,成为马华干训局的一项负面教材。

1986年“梁陈斗争”,代总会长梁维泮坚持“政商分家”,与陈群川领导的“马化集团”(利益集团)为敌,引爆马华历史上最严重的党争;结果,利益取得“暂时性”的胜利,陈群川登上总会长不久,就发生合作社风暴,被新加坡政府关在明月湾看月亮,将大好江山拱手让给林良实。最後总结,梁维泮的“正义”还是获得“最後的胜利”。

陈群川是神?是妖?,华社《照妖镜》也一样根据他的心态变动有不同的结果,他领导马化时期是华社经济自强象征,打梁维泮坚持“政商合一”时,更是华人救星,他在“明月湾”坐牢,害惨许多合作社存款人和社员血本无归,是老千骗子的邪恶者象征。

1990年“林李斗争”,李金狮三打三不打,华社《照妖镜》一照,原来是一名《妇人之仁》的懦夫!1999年“双林斗争”,华社《照妖镜》一照,只看到钞票满天飞,是纯“利益”的斗争,没有什么“正义”的元素在内,华社乐的袖手旁观,呼喝助兴。

2009年甫爆发的“翁蔡斗争”幸好还有一点“利益”与“正义”的味道,这次出现了反常形象,当权的翁老总是站在“正义”的一方(A队),挑战派蔡老二领导的B队,却属“利益”的象征。老翁自称面临“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窘境,因为他正面对林前老总的“老人帮”(何仁德、陈财和、黄思华、石清霖等)、前署理总会长陈广才派系、蔡氏人马及“巫统巴生自贸区获利者”四面围攻。

所幸,他获得前老总黄家定的“正义”支援,加上首相纳吉“加持”护航,应该可以领导“正义”队伍获得最後的胜利。至於何仁德、石清霖、陈财和、黄思华等元老前辈,为何出来“惹尘埃”?各位只要心平气和的分析一下他们的政治背景,然後用心里的《照妖镜》照一照,应该心里有数,获得明确的答案了。

1 comment:

  1. 2009年7月20日 星期一
    毫不留情∶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
    出处∶Malaysia Today
    原题∶No Hold Barred∶Did I not tell you?
    作者  ∶拉惹柏特拉
    发表日期∶19-07-2009
    翻译  ∶西西留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

    我在过去曾经解释过,可是都被当成是耳边风,有些人甚至说我无事生非,可是,我这一辈子曾参与过无数次的巫统聚会,我也有太多的朋友来自巫统,他们都位居高职,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无所谓,许多不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士都是那些躲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写留言的人,可是却很大可能不会出席今天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的群众大会,这就意味着,他们从不细心聆听民声,也不曾体会民疾。

    我尽可能的使用很浅白的话来对你说。巫统把政府机构当成是一副马来人的工具,政府机构——不管是选举委员会、警方、反贪污委员会、新闻部长(以控制主流媒体,还有电台和电视台),教育机构(由幼儿园直到大学)等等——这些都是为了马来人的利益而效命的,这点必须明确的搞清楚。

    政府有一个宣传机构称为国家干训局(Biro Tata Negara,BTN),它的工作即是开设课程,向政府官员和刚录取和毕业的大学生进行讲解,干训局主要集中在对马来人洗脑,让他们认为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国家,而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是外来移民。在允许他们获得公民权后,这些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现在变本加厉,开始要求各种不合理的东西,包括平等权益,他们忘了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因此是二等公民,而不是一等公民。

    军队是马来人的,警察是马来人的,大学和专科学院是马来人的。其实,你可以想到的都是马来人,这是不二定律。如果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拒绝接受这些,他们应该离开这个国家,回去他们原本的国家——管它是中国、印度或是什么的。

    好啦!你或许可以辩驳说,今天的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都出生在马来西亚,当中并没有一人出生于中国、印度或是其他国家的,他们的祖父母或是曾祖父母也许来自于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可是他们大部分的华人、印度人或是『其他人』都出生于马来西亚,因此,他们即自动成为公民,而不是移民,虽然他们或许是移民后代。

    我的意思是说,每一位美国公民(除了印第安土著)都是移民后裔,即使他们出生于美国,而非前来美国的移民。因此,移民的子孙,或曾子孙都不是移民,而是称为美国公民,并不会因为一位美国公民的祖先来自何处而使他比其他美国公民获得更高的权益,所有美国公民都被视为平等的。

    可是,那是在美国,却不能应用在大马。在马来西亚,那些祖宗来自印尼群岛的人,比那些祖宗来自中国、印度和其他区域的人获得更多的权益。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做法。

    马来人被长期的灌输这种思想,而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移民后代也被长期灌输说他们不过是这个国家的过客,他们不能享有公平权益,他们被分类成拥有移民血统的二等公民。

    这也就是为何华人、印度人和『其他人』被逮捕和扣留时,被人更加残暴的对待,他们不仅是受到语言上的侮辱和种族歧视,他们遭到肉体上的凌辱。这就是为何那些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后裔的扣留期死亡率非常高,尽管如此,他们大部分是因为『悴死』或昏迷或毫无理由的死亡,而不是医学上的『自然死亡』。

    我再说清楚,大马政府是一个马来人的政府,这个政府的工作即是为马来人效劳,保护马来人的权益。昨天副首相说过了,为了避免大家忘记了,我再次重复。只要国阵掌权的一日,这些都会维持现状,巫统已经为人民做出承诺。

    任何想要改变这个安排的马来人都是叛徒,他或她的公民权应该被剥夺,他或她应该被驱逐出境。对于这一点,巫统已经不止一次清楚表明。

    那些来自中国、印度或任何区域的移民后裔,只要不是来自印尼群岛的话,都对这个概念非常明了。他们接受这个事实,他们是二等公民,并被分类曾是『外来者』(pendatang)。这就是为了那些来自国阵的成员党们,那些来自国阵的十三个成员党的工作即是确保巫统的政权能够维持下去,尽管巫统在国会中的议席少过一半,如果让巫统独挑大梁的话,它老早已经倒台了,这十三个非马来人的成员党赋予巫统这个委托,让它执政。

    华人称这些人为『走狗』(running dogs),虽然如此,我不会这样子称呼他们,称他们为『走狗』是不公平的,我喜欢狗,我认为狗是友善的动物,为什么我们要给国阵的这十三个成员党这个荣誉,称他们为『走狗』呢?
    LABELS: 毫不留情

    ReplyDelete